• 登录
  • 智能问答
首页
>> 新闻动态 >> 新区动态

防疫一线的故事 | 我在海虹街道值守的269天

当蝴蝶煽动翅膀

过了830天

这场疫情风暴还在持续

一天上百个电话

连续奋战269天

与时间赛跑,与疫情“较量”

这是属于杨云飞的防“疫”时间


开始的开始
她独自撑起了一个防疫办


初见她时,一头利落干练的齐肩发型,雷厉风行的性格,沙哑的嗓音。

给人的印象,就像她名字中的“飞”字一样,是“飞”一样的女子,因为她把“忙”变成了一种常态。

今天,是她在海虹街道防“疫”的第269天。她并没有掰着指头数过,是采访时,翻起了微信工作群里的聊天记录。

那是2021年7月30日,她的工作发生了调动,转隶到海虹街道,当时海虹街道还未正式挂牌成立。8月3日,她临危受命,接手了防疫办。

从0到1,这是个艰难的过程。不懂怎么办?她的思路很清晰,那就去学。

接到任务后,没有半点推脱,她第一时间联系了三甲街道防疫办主任,去取经。

其实,要学的东西很多,比如说如何开展重点人员核查,如何进行防疫系统操作;比如守小门督查指南的手册如何做;再比如大规模核酸检测标准是什么等等。而她的学习时间也只有半天,就全面接手了。

“那时候很多东西都是懵懵懂懂的,只能在实践中不停地学习。”她说,那时候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碰到居家隔离人员,对照着管控措施,不知道如何落实;监控不知道找谁装,上门测温核酸找谁做;如何指导村社落实管控,生活垃圾怎么处置等各种问题“迎面而来”。

可此时的海虹防疫一切标准只能由她确定,翻阅各级标准,询问兄弟街道,根据海虹实际明确各项标准。在她的办公桌上摆满了各类台账资料,其中她自制的就有:《海虹街道村社快速核酸检测工作方案》《海虹街道重点场所、重点单位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相关督办指南》《海虹街道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告知书》等等。

这些看似琐碎的工作,其实是最耗时间和精力,她硬是一个人扛了下来。

每天有打不完和接不完的电话。但事实上,很多事光打电话是不够的,还需要实地指导。前期的居家对象,她带村社上门落实管控;57个核酸采样点建设,她一个个跑过去进行指导。用网上那句话说得很贴切,“饿着肚子跑断腿,苦口婆心磨破嘴。”

她一个人,就这样一点一点地“啃”,既当“指挥员”,又当“战斗员”;既当“服务员”,又当“宣传员”。同时间赛跑,与疫情较量,把防疫工作下沉到了千家万户。


 

她的第一次崩溃


渐渐地,防疫办的人员一步步地充实了起来。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轻松。因为那时候的她一个人挑起了两个部门,她还兼着党政办主任职责。

每天一早,她先开始处理党政办的工作。然后就驻扎在防疫办,随时关注数据组工作动态和各村社防疫进展,在出现各类困难时,及时介入解决。在数据大爆发时,和防疫值班人员一起共同处理数据核查,晚上11点下班已成为常态。

从去年12月份开始,防疫数据核查进入了“快车道”,这里的核查数据主要来自两个部分,一部分是来自防疫系统下派的数据,另一部分是来自各村社、企业和酒店等自主排查。

那到底有多少数据量呢?海虹一个街道的数据量约等于三甲街道加东部园区的总和,曾出现一次性下发700多条,这甚至超过了黄岩一个区数据的总和。

数据核查工作时间紧、任务重,杨云飞就陪着大家加班加点核查信息、完善数据。对接收到的排查表格仔细研判、对下发的数据认真核查,当碰到对工作不理解的群众,她总是不厌其烦、耐心解释。

对于日常的核查工作,打电话已成为街道防疫办的主要工作之一。举个例子说,在海虹防疫办,3月份每天有8个人驻守,每人每天需要接打200多个电话、日均通话时长超过500分钟。除了座机的沟通,杨云飞手机每天的通话记录就达到上百个,仅4月13日,通话记录就达到了163个。

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,意味着又有了新的工作指示,又或有了新的居民动态“情报”。这样不断地接打电话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的喉咙开始变得沙哑,她笑着说因为每天“说不停”。等她重视起来的时候,医生说已经是慢性咽喉炎了,开了药给她。

但这药在办公桌上就没吃几颗。她开玩笑地说道,“总是忘记吃,也就没太在意,这沙哑声挺有辨识度,对工作开展还挺有帮助的,节约通话时间。”

“有时候,我们经常会接到上级通知,就得根据通知马上开展核查。”杨云飞说,在半夜也会接到通知,为此她专门配了台电脑在家,方便工作。

记得那是去年12月的一天,半夜接到一个紧急核查任务,要求尽快完成,“数据没处理完就不能‘下班’。”她就亲自上。

核查对象是个外地人,电话关机,地址就显示了一个村名,没有具体的门牌号。村长也在全村寻找,2点多了愣是找不到这个人。

怎么办?“当时能做的都做了,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无能无力。”那时守在电脑前的她哭了,这是她干防疫以来的第一次崩溃。

这个夜晚也只是一个开端。

 

她的“飞行模式”


“白+黑”连轴转,每天只能睡五、六个小时,甚至更少。从接手防疫办开始,杨云飞就开启了“飞行模式”。

从早晨8点半到单位,晚上11—12点回到家,这已成为了她的常态。然而,即使夜深回家,她依旧不敢将手机关机又或是调至静音,担心错过工作事宜和问询。

“杨主任,你是不是晚上都不需要睡觉的。”这是来自村干部的一份“心疼”。因为大家经常能在凌晨12点后收到杨云飞转发的最新防疫政策。

她说,最累的一天是强鹰园区发现有密接者,当天完成封控,安排好一切,到单位已经快三点,又着手安排接下来的值班,此时已是凌晨四点。仅仅睡了两个小时,她又接到新区指令,开始着手新一轮密接的“追踪”和“保护”。

“其实这些都只是拼体力,最难还是设计防疫的各种方案,都需要想尽办法。”杨云飞说要先学透,还要做好各种方案,最近的封控方案,前后调整了一个多月。

这样的工作节奏,面对家庭,杨云飞有很多愧疚。10岁的女儿正在上小学,正是需要父母陪伴的年纪。

“我女儿有个‘坏习惯’,一定要陪睡,见不到我就不肯睡。”她的微信经常会收到女儿的“催促”,而忙起来的时候,杨云飞几乎是把女儿“晾”在了一边,经常不回女儿微信。

忙起来的时候,她会打电话“吼”老公:“你管一下你女儿,我正在忙。”而通常这样的话,女儿就会受到爸爸的“训斥”。

记得有个晚上,她在防疫办加班,接到了女儿的电话,说爸爸发烧了,希望她尽快回家。但此时,刚好有一大波数据下派需要处理,女儿不停地打电话,她只能安慰她:“妈妈马上回来,你先照顾爸爸。”

“我这需要2小时内完成核查,面对女儿的‘求救’,只能选择无视。”等她处理结束回过神来,已是晚上11点,女儿在家哭得嗓子都哑了。

到后来慢慢地,女儿也接受了她这个爱晚归的妈妈,“妈妈,你不要告诉爸爸,偷偷告诉我,你告诉我一个回家的时间,我就能安心睡觉了。”面对懂事的女儿,杨云飞满是心疼却又无奈。

锋在第一线、布防在最前沿、履职在最险处,像杨云飞这样的基层工作者还有许多,正是因为他们的无私奉献与担当,让我们新区在抗击疫情时充满了力量。




分享: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